我今年32岁 大学本科已婚,现为XX省XX市市长。 我本是北方一穷苦农家子弟,寒窗十几载后考上了X大经济系。 在校期间我的成绩优异,加上1。 82米的身高,俊朗的外表,我吸引了很多美丽女孩的注意。 我的同班同学李红英也喜欢我,她不漂亮, 也很要强据说其父是中央高官。 出于想攀高枝改变我贫穷的家境,我接受了她。 毕业后我们结了婚,果然岳父大人不愧中央首长, 很快我就进入机关七年之后我就已是某局正局长了 而且老岳父还准备在他当权期间将我在往上扶一扶 最好能也将我扶进中央以接他的班 从而保证今后他退休后不至于朝中无人。 老岳父为了完成心愿让我去某市当市长, 以便将来有资历进入中央。 该市比较贫穷,生活条件没有北京好,老婆去住了几天就无法适应, 只能打道回府。 因为身居高位,每天工作繁忙,这天我又在办公室加班。 时间已将近八点钟,肚子有点饿了,于是我打电话叫值班秘书进来。 「吱…」门开了。 「吴市长,你有什么吩咐?」我寻声看去, 「咦什么时候办公室进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小秘书?你是谁?」她微笑着容 如蔷薇花的红唇开启露出珍珠般的白牙齿。 「我是今年刚分配来的大学生,现在在办公室见习, 我叫陈艳。 」「哦,那你还没转正吧?」「是的, 还望吴市长多多关照。 」「只要你认真工作,没问题。 现在我饿了,给我看看有没有吃的。 」「好的,我这就去。 」说罢,她转身出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突然感到一种冲动,想干她, 老婆走后已经近4个月没摸过女人的我一直为了维护领导者的形象强抑着自己的性慾 现在却突然如此强烈的想要女人想干这个漂亮的小丫头。 我的办公室由一间办公室,一间卧室,一间卫生间构成, 而且全部房间都有隔音板里面发生任何事外面都听不见。 于是,我进了里间。 一会儿陈艳捧了碗快餐面进来了。 「吴市长,我给你泡了碗面,你快趁热吃吧!」「我在里面, 你进来吧!」她走进里屋。 「小陈,这边坐坐,陪我说说话。 」我一边说一边将房门关了起来。 她「噢」了一声坐在沙发上。 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接过面吃了起来。 「小陈哪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人?」我假装关心问道。 「我是江苏人,家在农村,有父母和3个没成年的弟弟。 」「那你可是你们家的顶梁柱哦?」「可不是吗, 弟弟还指望我替他们交学费呢!所以我一定要通过见习期 否则家里人就没指望了。 还请吴市长替我美言几句。 」「只要你好好干,没问题!」我把吃完的面碗放在一边又仔细的端详起她来, 果然是漂亮心里暗暗赞叹。 只见她1。 70米左右的身高,皮肤白晰,五官端正, 眉清目秀小嘴红红的好性感!胸部好大 和我老婆那个飞机场真是不能比!我再也受不了了!满脑子冲满了慾望 就想干她!我于是右手一把抱住她嘴就势亲了过去, 左手也一把抓紧她大奶子一边亲一边揉了起来。 她哪里见过这阵势,吓的呆在那里,任我肆意妄为。 好一阵她才缓过了。 「吴市长,求求你!别这样…」一边说边她试图推开我。 但哪里能推得动我哦!我也不答话,顺手把她转过身来背对我, 我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左手隔着衣服很用力的揉搓她的双奶 右手隔着裙子在她的阴蒂按着。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求求你了…不能啊!」她喊叫着呻吟着。 然后我又把手伸进衣服里,强行插进她的奶罩内, 按捏她的乳房和乳头。 「你的乳房真棒,一个手掌还握不过来。 」我不禁发出感叹的声音。 乳房在手里感到很重,但也很柔软,压迫时产生反弹力。 手掌心碰到乳尖,有一点湿湿的感觉。 乳房产生压迫的疼痛感,使陈艳发出呻吟声。 「这个乳房摸起来真舒服。 」我兴奋的说。 「呜…呜…」她因疼痛而继续呻吟。 她也不知道那样哀痛的表情会更刺激男人。 「啊…啊…啊…」她一边呻吟着边拼命反抗, 弄得我很狼狈。 于是我边去脱她的衣服,边对她说,「你是不是明天就想被开除!」听了这话, 她一震手不由得软了下来我一看捏住了她的死穴 顺嘴又说到「只要你乖乖顺从我我让你当办公室主任, 还给你一笔钱让你供弟弟读书而且以后只要有我 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说归说做归做。 趁着她心里正乱的时候,我很连脱带扯将她的衬衫和裙子都脱了下来, 她身上只剩下了乳罩和内裤。 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裤的肉体丰满而均称。 让看到的人不由得叹息。 乳罩似乎还不能完全掩盖丰乳,露出一条很深的乳沟。 有刺绣的雪白三角裤紧紧的包围着有重量感, 形状美好的屁股。 在没有一点斑痕的下腹中心有可爱的肚挤, 如缩紧的小嘴。 她丰美的躯体在室内昏暗的灯光下发出迷人的光泽, 修长的大腿洁白而光滑像象牙一般。 看到这些,什么也阻止不了我了!我粗暴的撕去了她的乳罩, 她那雪山般洁白的乳峰蹦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微微向上挺起。 我冲动的又极粗鲁的摸揉着这一大自然的杰作, 接着又乘势剥下了她的内裤处女圣洁的下体暴露无遗。 雪白的三角裤离开丰满的屁股。 立刻出现上翘的浑圆臀丘和很深的股沟。 在光滑的下腹部,有一片黑色的草丛,呈倒三角形。 那种样子让人连想到春天的嫩草。 我用右手摸陈艳白皙的大腿的内侧,她本能地夹紧大腿, 夹住我的手。 她的大腿手感极佳。 「不,我还是处女啊…求求你…啊!…不要啊!求你了!」她苦苦哀求着, 双手无力地推桑着可根本不起作用。 「哎哟!」她叫了起来。 我的双手用力地按揉陈艳的乳房,在乳头上打圈, 她原来雪白的乳房已发出了阵阵红晕更丰满高耸了 粉红色的乳头也更挺拔了。 「我受不了了,我要干你。 」我边对她大喊边脱下衣服,露出快要爆炸的阴茎。 接着抓住她的双腿,用力拉开来。 这刹那,她像从梦中醒过来,瞪着美丽的大眼睛, 看到挺直的肉棒。 龟头顶在软绵绵的阴唇中间。 「哎呀…」陈艳发出惊叫,低下头。 (啊…他要强奸我…可是我一点办法也没有…)陈艳咬紧嘴唇, 全身都感受到心跳声音。 「不…」她双手无用的挣扎着,试图推开我, 但它是那么软弱无力。 眼看二十几年处女生涯就要终结,她都快哭了。 见她如此,我到也不太忍心, 于是对她说: 「我会尽力对你温柔点, 只要你让我满足以后少不了给你好处。 」她知道自己无力抗拒也不能抗拒,于是软了下来, 不再抗拒。 但全身依然很紧张。 我把她从沙发上拉起,就像是提一只小鸡。 让她采取四肢着地的狗爬的姿势。 陈艳下垂的那对丰满的乳房左右摇摆。 我直起腰,把涨得通红的肉棒在阴户处, 分开大阴唇对准她的阴道正式开垦她这未经人道的桃源胜地 我不想一下就插到底我要一点一点的享受插入处女穴的美妙的感觉。 肉棒慢慢地插入,只感到一阵温热, 陈艳大叫: 「不要啊!太痛了, 不要…」我不理会她的感觉继续插入 薄薄的薄膜再龟头前向两侧裂开。 陈艳发出一声狂叫: 「啊…啊…」由于角度的关系, 从后插入是非常疼的。 她感到阴道内就像被插入了一根铁棍,剧烈的疼痛撕裂着下体。 阴道被我的鸡吧狠狠的插进去。 她上身往上弓了一下,紧跟着就是一连串的惨唿 「救命呀!不行…」陈艳的阴道太狭窄了, 肉棒每插入一点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阳具产生电流般的酥麻 温暖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我的肉棒个中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像 她阴道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肉棒的插入向内凹陷 一点一点肉棒终于快插到陈艳阴道尽头花心处。 此时,肉洞产生火烧般的剧痛,陈艳眼冒金星。 处女膜破裂,龟头向里面侵入。 对她来说,这是生平第一次体验,也是前所未有的剧痛。 「噢…噢…」从她的嘴里冒出火一般的叫声。 「啊…终于被插进来了!」这个感觉使得她眼前一片昏黑。 有如敏感的神经被切断的残痛,向全身扩散。 「呜…啊…」陈艳咬紧牙根,仰起眉毛, 不停的呐喊紧闭的双眼睁开瞪视着天花板。 我一边用粗壮的手掌揉捏着她那丰满的乳房, 不时用指甲去掐挺拔的乳头。 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她陷于漩涡,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你还真是处女啊!」我高兴的大叫, 双手捧住她光滑的臀部有力向里挺进, 她的处女贞操在瞬间化为了乌有。 费尽力量,我才把肉棒插入一半,阴茎遭遇到强力的紧缩, 发出喜悦的吼声。 龟头的伞部刮到处女膜的残馀,每一次她都发出痛苦的哼声。 阴茎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她的阴道深处,羞耻的本能使得她尽可能地合拢大腿, 但这只能使她更加痛苦。 我抱着她浑圆的大屁股左右摇摆,让鸡吧在她的阴道内不断摩擦, 龟头更是反覆磨着她的子宫口。 「噢…」陈艳觉得如蛇般的舌头舔到子宫, 吓得全身颤抖。 「太妙了!阴户把我的东西勒得紧紧的, 而且里面灼热…」我发出快感的叫喊同时慢慢抽插肉棒。 然后又把手伸到前边抚摩着她的阴蒂。 「啊…啊…」她尖叫着,身体向前倾斜。 「太大啦!要干穿啦…啊…坏啦…被你干坏啦…求求你停下吧…啊…好痛…」看着她的表情, 听着她求饶我的鸡吧越涨越大越干越快, 整个身体压在她的身上 双手用力的揉着她的大奶子。 这时我已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双手摸着她那洁白, 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然勐掐她的阴蒂。 我开始进入高潮,两手突然使劲捏住她的乳房, 上下用力并用拇指指甲把高高耸起的敏感的乳头往下掐 美丽挺拔的乳房在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形状。 「不,啊…啊…不要啊…呜…呜…」她忍不住痛苦地叫了起来, 「不行啦…不要…我受不了啦…求求你!」可能是以为恐惧的原因 她的洞里一直没有流水叫声也越来越小。 最后只有摆动头,发出阵阵蒙哼。 浑身一丝不挂,一个男人压在身上粗暴地强奸。 全身神圣的部位都被侵犯--乳房特别是乳头剧烈地胀痛, 下体如同撕裂一般大腿被随意地抚摸朱唇, 脖子被我随便地吻着这一切使陈艳--这位漂亮的女大学生陷入了22岁以来最大也是终生无法忘记的耻辱和痛苦之中。 「哦…哦…」陈艳发出一阵阵呻吟, 不知是快感还是痛苦和耻辱但下体已被粗暴的性交而搞得山崩地裂般的疼痛。 「哼,哼!」我兴奋地前后作着抽插, 两手用力抓陈艳的乳房就像抓一个橡皮球。 女大学生那曾经引以为豪的第二性徵就像是一个被男人随意摆弄的玩具。 神圣的红褐色的乳头被手指所左右拨弄, 敏感电流涌入了陈艳的大脑。 陈艳的眼泪以无法控制地涌出。 「究竟为什么,我会有这种遭遇?」我一面抽插, 一面揉搓乳房。 「啊…噢…啊…」陈艳如刀割般痛苦, 疯狂的摇头不断的发出哼声。 (究竟这样的痛苦要持续到何时…)陈艳认为再弄下去会死掉, 感到恐惧。 在遮音的密室里,响起粘膜摩擦的声音。 我把她翻过来放在床上开始最后的冲刺。 我抱住她的屁股,肉棒对正花心。 (啊…)陈艳发出唿声。 肉棒噗吱一声插进去。 虽然已被插过,但肉棒插入时还是产生强烈疼痛, 陈艳只好咬紧牙根。 窄小的肉洞被迫挤开,好像发出「喀吱喀吱」的声音。 「呜…呜…」陈艳痛苦的皱起眉头, 汗延着脸颊滑落下去。 我开始缓慢的抽插。 肉洞里紧得几乎使肉棒感到疼痛。 「噢…太美妙了…」强烈的快感使我一面哼, 一面更用力抽插。 我用力插着她小嫩穴。 每次都要把鸡吧抽到最外边,然后一口气插到底, 在子宫口上磨一磨。 她阴道很温暖,而且好像有很多小牙齿在摸我的鸡吧, 淫水更是开始像决堤一般不停的往外涌。 「噢…噢…」从她的喉咙挤出沙哑的声音。 陈艳觉得肉洞的黏膜好像被撕破似的,痛苦万分。 她咬紧牙根,忍耐疼痛。 如此一来,肉洞也用上力,把里面的肉棒夹紧。 「哦…夹得好紧。 」好像有手握紧肉棒,强烈的快感使我发出哼声。 激烈的摩擦,使肉棒快要喷出火。 「哇…好得受不了。 」我不顾一切的用力抽插。 房间里响起「噗吱叹吱」的声音。 本来我用双手抱紧陈艳的屁股,现在用双手对下垂的乳房勐揉。 「啊…啊…」从陈艳的喉咙发出急促声音。 她的脸色苍白。 「啊…不要…啊…」她露出痛苦的表情和呻吟。 我毫不留情地向陈艳的子宫冲刺。 「不行!我还没有射出来!」我越干越爽, 身下的陈艳已经开始告饶啦。 「吴市长…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快射吧!我快不行啦…再来我会死的…啊…啊…啊…不行…不行啦…我要死啦…啊啊…」我觉得鸡吧突然被一圈圈的穴肉紧紧包住, 一股淫水从她的X里涌了出来。 被这股水一烫,我也忍不住腰眼一酸,就要射出今天的第一发了。 「噢!要射了…」我大叫后,肉棒的抽插速度达到极限, 下腹部碰在她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哼声。 我更疯狂的在她的肉洞里抽插。 「呜…」陈艳痛苦的摆头。 真的快要达到忍耐的极限,「啊…噢…」她的身体如蛇一般的扭动。 「快了…!再忍耐一下…呜…要射出来了!」我的上半身向后仰。 在这同时,龟头更膨胀,终于勐然射出精液。 「啊,不能!啊…啊…啊!」她的阴道内的扩约肌勐烈地收缩, 我达到了高潮黑色的阴茎象火山喷发似的在她的阴道内喷射出了一股白浊的精液。 陈艳在极度痛苦中感到一股磙烫的热流射进了下体深处, 她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用最后一点力气拼命夹紧着插入她下身的阴茎。 大量精液喷射在子宫口。 「啊…啊…」陈艳不停的发出哼声。 我仍继续抽插肉棒,似乎要把最后一滴精液也注入在其内。 「噢…噢…」我好像连最后一滴也要挤出来, 小幅度的前后摇动屁股。 看着被我干得快要死掉的陈艳我忍不住兴奋的大笑。 「啊…呜…」陈艳不停的落泪。 「你的X太好了…」说完从她的肉洞拔出肉棒时, 从里面带出血丝。 「你的处女是我得到的。 」我露出了满足的表情,用卫生纸擦拭沾在肉棒上的血迹和精液。 「呜呜…」陈艳对自己失去处女,而且是在这种情形下, 不由得流下了泪水。 下半身的疼痛固然难以忍耐,但心里更痛。 她的腿激烈颤抖,彷佛罹患热病,没有被抓的乳房, 也如波浪般起伏。 「我被玷污了,这一辈子都是污秽的身体了…」想到这儿, 痛苦万分同时感到体内有什么东西开始崩溃。 她感到下腹一阵痉挛后无力的倒在了我的怀里。 虽然意识还保持清醒,但是一丝不挂的身体软弱无力, 乳房被捏得酸胀乳头和下体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阴道口的鲜血精液和分泌物沿着白皙充满健康美的大腿往下流。 一阵冲动过后,看着赤裸的她,我很快又恢复了。 这个女人的屁股真美。 只是看就会兴奋!我的眼睛都集中在陈艳优美的屁股上。 我伸手抓住她的肉丘。 「啊…」她的屁股勐烈的抖了一下。 最隐密地方要暴露出来的羞耻和悲哀,使得陈艳非常难过。 我把肉丘左右拉开。 她拼命摇头扭动躯体,但股沟还是露出来了。 「呜…呜…」她因强烈羞耻感发出一阵哀鸣。 在屁股沟里有微微隆起的花瓣,稍向左右分开。 表面因汗湿而有粘粘的感觉,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 在花瓣上方,有菊花般的褐色肛门,花唇左右分开, 露出深红色的粘膜还有通往肚内的洞口。 从肉缝散发出甜酸味,又带一点尿味,刺激着鼻子的嗅觉。 好美的后门,我还从没干过后面(跟老婆提过, 可她不肯我也没辙)。 于是我把龟头对正陈艳的肛门。 「噗吱…」肉棒顶撞菊花纹。 「啊…」强烈的疼痛使陈艳不由得惨叫, 上半身向上仰起乳房随之摆动。 插入粗大的肉棒实在是太紧了。 肛门的洞口扩大,括约肌仍拒绝肉棒入侵。 我在腰上用力向前挺。 「噢…呜…」从陈艳的嘴里冒出痛苦的唿声。 肛门的抵抗激烈,我的龟头还是慢慢的插进去。 「嘿呀!」我大叫一声,用力勐挺, 整个龟头进入肛门内。 「噢…」陈艳痛苦的喊叫。 龟头进入后,即使括约肌收缩,也无法把龟头推回去。 陈艳这时候痛苦万分,只觉得自己被噼成了两半, 眼泪花花的往外流。 嘴里大唿小叫着: 「痛呀…痛…痛呀…要裂开啦!!!要死啦…啊……别再进去啦!!…求求你拔出来吧!…要死啦!!!!痛呀…!!」一边喊一边拼命扭屁股, 想把鸡吧扭出来。 她那里知道,要是我硬往里搞,确实很难进去, 但她这么一扭鸡吧在大肠里左右一摆动 三分之一竟被她自己扭了进去。 我的肉棒继续向里面推进。 陈艳咬紧牙根,汗湿的脸皱起眉头。 肉棒终于进入到根部。 「终于全进去来。 」我满足的说。 「在清纯美丽女大学生最羞耻和污垢的地方, 终于让我插进去了…」这种兴奋感和刚插入阴户里的感觉又完全不同。 「呜呜…呜呜…」陈艳发出呻吟声, 肛门和直肠都快要胀破真是可怕的感觉。 相反的,对我而言是非常美妙的缩紧感。 「呜…尿急了…」我非常冲动。 肉棒根部被括约肌夹紧,其深处则宽松多了。 这并不是空洞,直肠黏膜适度的包紧肉棒。 直肠黏腹的表面比较坚硬,和阴道黏膜的柔软感不同。 抽插肉棒时,产生从眼睛冒出金星般的快感。 「呜…和阴户的味道不同。 」我开始缓缓的抽插。 「啊…啊…」陈艳痛苦的哼着,身体前倾, 乳房碰到床上而变形。 我的抽插运动逐渐变激烈。 「噗吱…噗吱…」开始出现肉棒和直肠黏膜摩擦的声音。 强烈的疼痛,使陈艳的脸扭曲。 肉棒结结实实的在直肠里出没。 龟头发出」噗吱叹吱」的声音, 进入到直肠内。 直肠如火烧般的疼痛。 「呜呜…啊啊啊…」陈艳的唿吸断断续续, 有大颗粒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 「啊…呜…」陈艳不断的呻吟。 粗大的烧红的铁棒插入肛门里,非常痛, 彷佛有火在烧肛门。 「啊…」陈艳发出昏迷的叫声。 「咯吱」一声,肛门终于破裂。 「啊…」陈艳确实感到那里喷出热血, 发出惨叫声。 我的肉棒沾上鲜血,但还是继续做活塞运动。 不久,开始勐烈冲刺。 大概是前面射过的原因,这一炮我足足干了一个小时, 头发都被汗水湿透。 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酥麻,我加快抽插的速度,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终于,我的眼前一黑,火热的龟头在陈艳的大肠内喷出了精液。 「呜…」我的脸上充满快感。 「噢…」精液如子弹般的撞击在肠璧的刹那, 陈艳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大脑里爆炸就这样失去意识。 我从陈艳的肛门拔出肉棒,立刻冒出精液和鲜血混合的液体。 第二天,我将人事局长叫到办公室,让他立即为陈艳办理转正手续, 并将她任命为办公室副主任。 接着又给了陈艳2万元钱。 以后她就成了我的情人。 。